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heyu

人人爱我,我爱人人!共建和谐社会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医者仁术也,神圣必需务实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引用 2010年1月24日  

2010-05-19 21:37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无名的柑子《2010年1月24日》

 

引用

无名的柑子2010年1月24日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伤  科  论  药

药常说:“药有医病之能,医乃司人之命。而用药如用兵,自有完般奥妙。故《内经》曰:“五味之变,不能胜穷。”知具丹苦,寒湿之节,而成后先胜复之用,庶得参互旁边,彼此兼济,善知药性,剂量无差,始为医之智而成药之能也。”在几十年的临床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用药经验,仅择其要者介绍如下。

童便》童便乃咸寒之品,一名还元汤,自溺自饮者,名曰轮回酒。咸寒能引肺火下行,降火滋阳最速,凉血散淤尤捷。善治肺伤失音,跌扑损伤,血晕吐血,杖疮中毒。常见过去人犯杖毕,家人速讨童便,急和酒服,可壮散淤止痛之效,又免淤血攻心之患。几步后血晕,败血入肺,阳虚火热如燎者惟此可以治之。《本草纲木》曰:“凡一切损伤,不问壮弱及有无淤血,俱服此。”本品求之极便,且无偏弊,不动脏腑,不伤气血,百无一失。取十二岁以前无病童易者,无相火,去头尾,取中间一段清澈如水者,热饮则真气尚存,其行自速。唯今人已少见用,实可惜哉!

 立马锥:立马锥即天灵盖,又称脑盖骨。此骨生于巅阳之上,乃阴阳之转气渐凝。且泥丸之宫,神灵所集,饱受髓海滋荣,实乃骨中神品。本品咸平无毒,入药专治顽疾大伤,尤擅治骨伤骨病。立马锥放毒托恢之力尤著,邪毒深过筋骨,或骨折内伤重危,功效种种。用时烧令黑,或以灰火埋之,酥炙后研细,自饮和服,或入丸散。

 此品现已难得,且临症实为不得已而用之。若用必取积朽年深者,以绝尸气,无立马锥以龟板配鹿头骨或鹿角牛代之。

大蚂蚁:古来医籍从无详载,味咸略酸,可入少阴厥阳之经而峻补。黑亦黄白皆可应用,以产于山中黑大者最为上品,取其黑咸入肾,硕大效强。

大蚂蚁性如将军,常见其将重于本身敷捂之物过顶而经久不衰,故去此物有过顶之力。本品大能盖精键骨,强筋壮力,兴阳道,疗虚损,托淤外达,通络逐风。用于骨折之不愈合,骨伤塌陷难复,诸般虚损挟淤,筋瘫骨痹风毒均有奇效。李时珍曰:“蚁能举起等身跌,吾人食之能盖气力,泽颜色。”用大蚂蚁每以水烫,晒干,炒黄,拌等量白砂糖,共研细末备用。酒浸晒干后,再加上制用,兴阳逐淤之力尤捷。

蚁卵名状元子,功似蚂蚁而补盖之力更胜。古人多食之。名状元子。云:“味似肉酱,非尊贵不可得也。”今南人亦有食之者。

三七:又名山漆,因其能合金疮,如漆粘物也。《本草纲木》曰:“乃阳明厥阴血之药,故可治一切血病。”实为活血化淤,消肿定痛,敛疮止血,理血治伤圣品,南人多谓其补而喜食之。三七配补药则补,单用则攻,化淤且止血。故伤损于内,血滋络淤者用之神效。古有代杖秘方,即为本品,名金不换,言其玉贵玉重也。受杖之时,先服本品数钱,则血不冲心,可不为病,杖后尤宜服之。武林中亦多备此品以应急。

蝉蜕:甘寒微减,玉好古云:“蝉性蜕而退翳,蛇性窜而祛风。”均言其长也。取其蜕义,最能轻扬透发,请虚达表,目里玉外,通顺畅达。呈主走太阳之表,亦能入厥明之里。论伤之时,每取轻扬走上,达表托淤之能,用治头部外伤,请窍受损,神目失用,或骨伤塌陷,不能复原,淤血难腿翳,镇痉定惊。多用请水洗净,晒干,研末,内服外敷均可。

麻黄:麻黄味辛气温性散,发表敷邪,轻扬上达亦为治伤妙品。既能透出皮肤毛孔之外,又能深入凝痰积血之中。《日华本草》谓“调血脉”。于治血化淤方药之中加入此品,每能助其行血活络,消肿散淤之功。且麻黄辛温,表散风寒之力尤佳,冬令伤损,每寒凝相杂,辅以麻黄尤为相宜。夏令跌扑,淤血郁热者,自当易以同形同性之木贼,以二者故同而气异也。

紫河车:又名胞衣,胎衣,即人胞也。医者病家俱讳之,故别立诸名。本品乃父精母结孕之余所生者,纳光天乾坤之气,成后天混沌之形。性味甘咸而温,主治诸虚百损。《本草经疏》曰:“乃阴阳两补之药,有返本还原之功。”故能入五脏而大补血气精津之方,治男女一切虚损劳极,顽疾久损,五劳七伤。盖方损至重,非草木可调,唯取紫河车血肉有情峻补之妙,以血肉之保,为血肉之补,以同气相求也。

常有人谓之此品大热,劫阳助火,此说大谬。《折肱漫录》云:“有人谓紫河车性热,有火,此说最误人,河车乃是补血补阴之物,何尝性热,但以其力中,故似助火耳,配药缓服之,何能助火。”每取新鲜者,淡盐水浸泡,挑破血络,抽去紫筋,米泔洗净,土瓦焐干,研末可用。或以童便,黄酒煎鸡,捣晒研末,更能阴阳相济,奥妙无穷。亦可煎汤捣饼服食,丸、散、膏、丹俱可人。

马钱子:又名番木鳖,乃若寒大毒之药,最具消肿止痛,风湿顽痹,瘫痪麻木等症,均有卓效。各种顽疾恶疮多有效验。本品通经透络,解挛止痛,远胜它药,为骨伤镇痛最佳之品。因其“能搜筋骨入骱之风湿,祛皮里膜外凝结之痰毒。”为治筋骨顽痹,跌扑恶疮必不可少之良药也。

本品功高价廉,唯其毒性峻烈,而人多不敢用之。

常用制法有四:童便制、白水煮、麻油炸、粗砂炒。以除其毒而存其能。临症所见以砂炒制者为多,以童便制者为上。用童便浸马钱子于小坛中,夏五、七日,冬二旬余,取出洗净后去皮,其核仁再用新鲜童便浸1-2日,洗净晾干,研末备用。服用量每日可达2分,然应自小量服起,3~5日后再增至常量尤宜。

血竭:血竭色亦如干血,一名麒麟竭,其味甘咸,性平无毒,主入肝及心色两经。李时珍曰:“麒麟竭,木之肢液,如人之膏血,其味甘咸而走血,盖手足厥阴药也,肝与心色皆主血故而。”本品专主入而治一切血病,止血神效,又能活血散淤,消肿止痛极效。本品虽与乳没均为治伤最常用之品,功效相近,但乳没活血散淤之中兼可行气导滞,血竭专主入血化淤。

本品味甘色赤,尚可入血补血而注肌敛疮。临床常用本品与粉丹皮各研极细末,等量兑合,名无双生肌散,敷一切恶疮济癣,肌腐脓溃而久敛合者。

红花:又名南红花、草红花,性味辛温,入心肝二经血分,为活血养血之品。诸本草每言其“多则通淤,少则养血。”本品功中寓补,宜参合配伍以用其长。大剂补血之剂,伍用本品,每使生机活泼,补而不滞。因其本为花穗之品,自有轻扬之性,走上达表,无处不到。故行血攻淤之剂每取本品活泛之性以增其用。头面被伤,血瘀攻于上之证,尤当选用。故《本草汇言》曰:“红花,破血,行血,和血,调血之药也。跌扑伤损而气血瘀积。。。气血不和之证,非红花不能调。”

又有西红花:或名香红花,藏红花,其性甘寒,祛瘀力少而养血功多,兼能解毒凉血,唯其价昂却不易得之也。

桃仁:苦甘而平,主入心肝大肠经,功能苦润降泄,破血通瘀,临症每用于跌扑伤孙,重伤腰肾,二便不利者,多能攻下通瘀,导滞通便,用之每获量效。因桃仁为子实而体润多脂,气薄味厚,苦泄沉降,故可通润大便而直走大肠。仲景即君本品而为“桃核承气汤”临症用以破血下瘀,效验非常。并在攻瘀蓄血之猛剂抵挡汤,下瘀血汤中屡用本品,即取其破血下瘀之能。

本品与红花均能活血化瘀而互为相须,临床多呈对药应用,相得益彰。

土虫:又名鳖虫,地鳖,乃土气所生。有小毒而力峻,味咸入血而专司血症之实,为治伤常用之品,接骨神妙之药。善能破血逐瘀,使瘀结得散,特具搜剔之性,立宿患根除。临床多用于骨断筋折之重症,死血难消,瘀滞不去者。《本草纲目》曰:“用土鳖,焐存性,为末,每服。接骨神效。生者擂汁,汤服。”“须光整定骨,乃服药,否则接挫也,又可代杖。”

治血通络之虫类药物中唯本品最具接骨续筋之专能,实为理伤续断之首选药物也。

水蛭:其味咸平,略有水毒,其色黑味咸,入下焦,天性食血,故去血而攻瘀。本品善能破血逐瘀,消积散臃。且呈下趋之性,故中,下二焦瘀血用之尤宜。临症用治跌打损伤,瘀血肿痛,臃瘕积聚,冲任血瘀等,极有效验。其本为水之所生,乃水精所凝,物随水性,虽为食血之虫,但其药力徐缓持之,而绝无酷烈耗散之性。《医学表中参西录》曰:“凡破血之药,多伤气分,惟水蛭味咸专入血分,于气分丝毫无损,且服后腹不觉痛,并不觉开破,而瘀血渐消于无形,真良药也。”

临床内服外敷均有良效,入药以水中小者佳。张锡纯云:“纯系水之精华生成,故最宜生用,甚至火炙。”此说甚为。

臭虫:本草不见经传,色赤味咸而入心走血,生性嗜血无度而人多恶之。入药专主攻散陈瘀死血,治通久滞脉络,石维玉公言其:“可收剔真气难达之沉痼死血,用于心、肺、胸、肋打扑外伤尤宜。”唯此物色赤属火,攻散力峻,不为瘀重实症,自当慎投。

入药多光用新鲜童便浸一日夜后晾干,用麻油少许,微火炒后研末备用。

乳香:味辛苦而温,其气香窜,性擅走血而入心、肝、脾三经。功能治血化瘀调气,止痛消肿生肌。凡一切跌扑折损,黑红两伤,心腹血瘀,攻冲刺痛,皆能治之。且专攻血气之灾,又不碍无气之亏,本草尚言其有补盖之力,能“下气盖精,补腰膝,治肾气。”可去腐敛疮,生肌长肉。

没药:味苦平,功似乳香,临床每成对药,相兼而用,而为相须。《本草纲目》曰:“乳香治血,没药散血,皆能止通,消肿生肌,故二药每每相兼而用。”二者均为临床治伤必不可少之圣药也。然细祥其用,又略有不同,乳香辛温香窜,兼入气分而走阳,活血之中又善调气,且可伸筋活络,而止痛效强,没药性味苦平,偏入血分而走阴,活血之中长于攻瘀,且能散血消肿,而破泄力大。

入药米醋剔能增强入肝止痛之效,童便,黄酒,剔可增盖活血散瘀之能。一说:“乳香、没药,最宜生用,若炒用之剔其流通之力顿减。”

从武林治伤秘方“三虫粉”

谈胸肋内伤的辨证论治

武林治伤秘方“三虫粉”亦称“三虫化瘀散”,乃维玉公早年得益于武林师友。此方由土虫、水蛭、臭虫三味各炮炙后等份研细混匀备用乃成。临症专治胸肋内伤,血瘀实证,或陈伤宿患,滞痼难消者。单用或配他药应用,每服~分,每日3~4次。

三虫个      ,再加木香       ,白芨      ,共为细末,称“五行散”,可治胸肋内上,血瘀气滞,痛闷气急,不敢转侧,呼吸咳嗽均加剧者。临症每服     ~      ,每日3~4次。若损伤肺络,咳嗽频作者,加川贝     ,生百合      ;若胸肋痛重不可忍者,加炙马钱子     ,乳香     ,没药      ,若见呕吐,咯血量多者,当行治标应急之法,易方为补气,摄血固脱之剂。

三虫加天冬、生地、人参各     ,共为细末,名六合散。专治素体虚弱之人,尤兼胸肋内伤瘀滞者,或除伤久损,病之正虚者。临床每服     ,每日     次。

三虫粉:及其加减配方,临症均宜以山药粥或蜂蜜水送服,以增益气津,固护正气,间有用童便送服者,乃取其清热化瘀之力也。

三虫均为虫类化瘀剔络之品,凡真气难达之死血,草木难攻之瘀滞,皆能除之。临床多辨证配伍他药以取效。

五行散:乃取三虫,人土、水、火三经,复加木香入肝木之经以行郁气,治血气刺心,痛不可忍,又可入肺泄之。白芨性涩而收,得秋金之令,故能入肺止血,生肌治疮,并治跌扑折损,黑红之伤,且其收涩之性又可谓三虫之过于耗散。合而用之,多治胸肺内伤,血瘀气滞者,故白芨用量倍之。

六合散:乃三虫粉又合三才之意,复入天冬、生地、人参而成。化瘀行滞之中又可补益气阴,固护正气。胸肋内伤,血瘀气滞而兼正气不足者用之尤宜。

各方均以山药粥或蜂蜜水送服,既可缓药物之烈,又可助正气之能。每可根据伤损虚实,增减其量,临症自当辨证调宜,用之于临床,屡验不殆也。

临症辩治胸肋内伤,主张首分气血脏腑,新久虚实。他体会内伤略轻者,可生气在血,伤之重者,可损及经络脏腑。

气之新伤,多见胸肋胀满,走窜作痛,气急憋闷,伤痛面积较广。治宜开郁利气,方药宜用柴胡疏肝散加乳香,没药。

气之陈伤,则胸肋隐痛,经久不愈,感劳即发,气短胸闷。治宜补气行滞,方宜补中益气汤加香附、桃红。

血之新伤,多见胸肋痛重,固定不移,牵掣胀刺,时见咯血,或有低热,局部略肿,伤痛局限,脉象弦涩等。治宜治活血化瘀和营止痛,方宜血府逐瘀汤或复无活血汤加减。

血之陈伤,则胸肋隐刺作痛,时轻时重,绵绵不休,脉涩,活宜化瘀剔络,养血和营,方宜桃红四物汤加减。

胸肋内伤,气瘀互阻,又当气血合活。

胸肋内伤,脉络受损而发咯血,胸痛者,乃络伤血溢,瘀滞内停之症,治以化瘀止血,常以犀角地黄汤加三七、茜草等治之。

以上可以供大家参考、不要轻易转载、不要轻易试用、话不可乱说、药不可乱吃、易反易故自行处理、要先熟读、后方可使用、还望大家谅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